2013年1月14日 星期一

巴哈醫師的轉化與足跡


圖文 © Jharna.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轉載請註明來源



倫敦同類療法醫院與學院
倫敦同類療法醫院與學院


巴哈醫師受過正統的英國西方醫學的教育並且職業多年後,於1919-22年(30歲-33歲)開始在倫敦同類療法醫院研究與工作,並受到同類療法之父Hahnemann的啟發,他們都認為疾病會與每人的性格有關...he will treat it according to its individuality... with a suitable individual remedy." (Organon, para,p48; Nora Weeks, 2004)。因此出現了這句巴哈醫師的名言:treat the patient and not the disease(治療人,而不是治療疾病),當時巴哈醫師所發明的七個同類療法藥劑,至今還繼續被使用中。


雖然巴哈用的都是科學方法來研究,但他也信任自己的直覺,並且不滿足科學帶來的答案,巴哈認為內在智慧會帶著他到對的地方,1928年開始,巴哈把在實驗室工作的時間省下來去找尋草藥、去研究植物,他會一日來回鄉間或海邊,或者在倫敦Kew植物園待上幾個小時,但這些零星時間都還不能夠滿足他。


巴哈認為真正的療癒應該是在自然的花草之間,他想去更了解疾病本身所造成的身與心的影響。1928年同年九月,巴哈突然去了一趟威爾斯,並且找到了兩個美麗的花- 淡白的鳳仙花(Imatiens)和金黃的溝酸漿(Mimulus) ,以及稍後找到的鐵線蓮(Clematis),這三個是巴哈花精的前三朵。巴哈開始用這三個花精在病人身上並且得到良好的臨床結果,發表於1930年的同類療法期刊上。 

 


巴哈醫師造訪威爾斯Crickhowell的Usk河畔,
在此看到了三朵花:Impatiens, Mimulus 與Clematis

白色的鳳仙花(Impatiens)


巴哈相信他要繼續尋找適合的藥方,最後他告訴朋友們想要放棄在倫敦的工作,並全心投入到尋找療癒藥方之路。巴哈的想法讓他的朋友很驚訝,因為巴哈的研究與實驗在倫敦已經是頂尖的領導地位,朋友們與巴哈討論怎麼繼續完成現在的工作,但巴哈不為所動,他已經準備好進行更偉大的發現。巴哈醫師在哈利街(Harley st.)的診所帶給他每年五千磅以上的收入,這個診所是準備給全世界疫苗的地方,巴哈沒有後悔,只是向著童年時的夢想前進- 找到可以療癒所有疾病的方法。1930年春天,43歲的巴哈正式走到找尋花精的路上。

2013年1月2日 星期三

當花精遇見皮紋


©文:Violet  圖:ChihPeng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轉載請註明來源






花精個案已經實行約一個月了,這一個晴朗的周末,陸續一些個案回來做第二次諮詢,順便檢視第一次配的花精是否有產生作用.


小寬是我第四個公益個案,他是透過朋友主動要求為公益個案,第一次與小寬互動時,覺得眼前這一位大男孩充滿的活力,但眼神帶著一份憂傷,臉部表情更是有一份恐懼在裡面。我詢問為何想嘗試花精? 他說,因為自己的情緒個性已嚴重影響他的作息及生活。於是我請他描述童年生活,細細聽著他述說著童年,其中一段引起我的注意。小寬提及,在他三歲那一年,有一天他以騎馬式的姿態在床上玩耍,突然姑姑進房來跟他說:你多一個弟弟了!從此他對這一個弟弟便有一些情緒在裡邊,但沒想到這一些情緒竟然影響到他往後的生活,例如:想要在媽媽的面前表現更好 (因為想引起媽媽的注意),永遠跟弟弟比較(想比弟弟好) 想要把每一個家裡的人都照顧好(證明自己有能力),但他越想表現、越比較,自己越不快樂,而且這一種情緒已嚴重影響他的生活,所以,這就是他想找我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