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14日 星期一

巴哈醫師的轉化與足跡


圖文 © Jharna.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轉載請註明來源



倫敦同類療法醫院與學院
倫敦同類療法醫院與學院


巴哈醫師受過正統的英國西方醫學的教育並且職業多年後,於1919-22年(30歲-33歲)開始在倫敦同類療法醫院研究與工作,並受到同類療法之父Hahnemann的啟發,他們都認為疾病會與每人的性格有關...he will treat it according to its individuality... with a suitable individual remedy." (Organon, para,p48; Nora Weeks, 2004)。因此出現了這句巴哈醫師的名言:treat the patient and not the disease(治療人,而不是治療疾病),當時巴哈醫師所發明的七個同類療法藥劑,至今還繼續被使用中。


雖然巴哈用的都是科學方法來研究,但他也信任自己的直覺,並且不滿足科學帶來的答案,巴哈認為內在智慧會帶著他到對的地方,1928年開始,巴哈把在實驗室工作的時間省下來去找尋草藥、去研究植物,他會一日來回鄉間或海邊,或者在倫敦Kew植物園待上幾個小時,但這些零星時間都還不能夠滿足他。


巴哈認為真正的療癒應該是在自然的花草之間,他想去更了解疾病本身所造成的身與心的影響。1928年同年九月,巴哈突然去了一趟威爾斯,並且找到了兩個美麗的花- 淡白的鳳仙花(Imatiens)和金黃的溝酸漿(Mimulus) ,以及稍後找到的鐵線蓮(Clematis),這三個是巴哈花精的前三朵。巴哈開始用這三個花精在病人身上並且得到良好的臨床結果,發表於1930年的同類療法期刊上。 

 


巴哈醫師造訪威爾斯Crickhowell的Usk河畔,
在此看到了三朵花:Impatiens, Mimulus 與Clematis

白色的鳳仙花(Impatiens)


巴哈相信他要繼續尋找適合的藥方,最後他告訴朋友們想要放棄在倫敦的工作,並全心投入到尋找療癒藥方之路。巴哈的想法讓他的朋友很驚訝,因為巴哈的研究與實驗在倫敦已經是頂尖的領導地位,朋友們與巴哈討論怎麼繼續完成現在的工作,但巴哈不為所動,他已經準備好進行更偉大的發現。巴哈醫師在哈利街(Harley st.)的診所帶給他每年五千磅以上的收入,這個診所是準備給全世界疫苗的地方,巴哈沒有後悔,只是向著童年時的夢想前進- 找到可以療癒所有疾病的方法。1930年春天,43歲的巴哈正式走到找尋花精的路上。



 
倫敦的醫師街- 哈利街(Harley st.)
倫敦的醫師街- 哈利街(Harley st.)


倫敦的醫師街- 哈利街(Harley st.)
電影王者之聲的喬治六世的語言治療師 Lionel Logue的診所也在這一區




 
巴哈很高興能夠離開交通吵鬧與擁擠的倫敦,讓他無法呼吸的倫敦,他渴求安靜的小路,田野和森林,他將跟隨著自己的心去旅行,巴哈高興得像個要去遠足的男學生一般。巴哈帶著幾個行李箱和賣掉實驗室的錢,沒有設定任何計畫,不知道他的尋找的結果將是如何,他知道找到的療癒將是最有用的方法,方法將來自自然這個療癒師。初到威爾斯時,巴哈醫師感到失望,他所帶去的行李有一箱鞋子跟很多藥缽,藥缽完全沒派上用場,倒是鞋子很有幫助,之後幾年他在鄉間中走了上百哩,在威爾斯與南英國,東英國的鄉間找著,觀察自然也觀察人。巴哈視療癒不是個專業,而是神聖的藝術,他越來越了解到療癒的準備是一種服務,健康不是用來販賣的商品,而是每個人的權利,因此離開倫敦後,巴哈醫師不論對有錢的人,或對貧窮的人,提供療癒建議的時候都是分文不取的 。


 
參考資料

Nora Weeks(2004) The medical discoveries of Edward Bach physician. page 26-47.The C.W.daniel company: England.

巴哈醫生一生的足跡 http://prolactin.pixnet.net/blog/post/7707857-@%E5%B7%B4%E5%93%88%E9%86%AB%E7%94%9F%E4%B8%80%E7%94%9F%E7%9A%84%E8%B6%B3%E8%B7%A1


bach cromer conference: footsteps of Dr Bach
http://www.bachessenceproducers.com/footsteps.htm

台灣好像還沒有把巴哈醫師傳記翻譯成書, 想找幾個同好一起閱讀,歡迎想參加讀書討論會的朋友到此報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