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24日 星期日

花精台北,小確幸

在台北街頭散播愛的小確幸花車





圖文 © 口述: Iris,整理:C.P.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歡迎轉載請註明來源


當初我看了胡因夢那本書「死亡與童女之舞」,她特別有寫一段在新圓山診所(註1)。當時我還蠻好奇這是什麼樣的診所,覺得她有什麼病嗎? 為什麼會在一個診所,然後才聽到花精。剛開始聽到花精都覺得怪里怪氣,因為有一個精字,一般我們都會覺得是精油,應該點或是擦的,沒有想到花精是用吃的。



第一次新圓山診所幫我測出所需要的三支花精,然後進到崔玖教授診間,覺得她一語道盡了我整個狀態,就是人生目的不清楚、覺得很自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活著、我自己是誰。剛開始用花精的時候,我就跑到診所問護士:為什麼吃下去感覺很奇怪? 感覺心裡有無比無比的愛,不分他是否是外人,那種感覺像是宿醉,好像隔了一層膜的感覺,現在才知道那是在一個調整中的狀態。才用了兩個月,很奇妙的是發現我跟人的距離跟隔閡比較不那麼大了,然後可以比較清明的去看自己的情緒,以前是我跟情緒攪在一起,被憤怒拖著跑,跑到一定要把那個氣都出來了,才感覺吐了一口氣。



我之前工作是造型師,有太多理由給自己買東西,雖然我是很大方的人但是被錢綑綁住的,所有的壓力會藉由買東西的欲望,讓壓力得到舒緩。在一次工作段落結束後,讓自己放鬆兩個月,當新圓山診所讓我吃到第四次野燕麥花精(編按: Wild Oat,巴哈花精)的時候,我才真正去思考自己真的要做這件事情嗎?也開始去思索工作跟快樂對我真正的意義。野燕麥花精的解說我看了快二十次,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沒有看到,或者腦袋沒有接受。後來發現吃花精的經驗很微妙,其實靈魂已經了然了,但是頭腦是很固著,同樣的一句話一個字,當時如果不接受或是還沒準備好,就會沒有辦法真正接受跟理解這些字句的意義。我覺得花精好像是要吃到讓我們的頭腦也能接受,因為當頭腦都已經臣服了,通常再去認知自己的行為!思想跟調整就比較快。也就是,野燕麥讓我理解工作對我而言,不管賺多賺少,我用錢來定義我的價值。

2013年2月14日 星期四

花精為什麼沒有效?

英國巴哈中心一隅


圖文 © Jharna.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歡迎轉載請註明來源




在花精分享會(註1)中,一位朋友提出了「花精效果會遞減」的疑問,接著引來與會者的一番討論。當多數人用諮商來選擇花精,且各花精體系都有提供選擇跟評估的方式,其效果似乎仍不容易評估,該採質化還是量化也產生不少爭議。也因此,北美花精協會(Flower Essence Scoeity)網頁提供相當多的臨床研究報告為世人了解花精的效果,而台灣崔玖教授的生物能信息醫學之穴檢儀的診療方法,則有數據報告可提供檢驗。

趁著新年假期間拜讀了李穎哲醫師的著作「巴赫醫師的人生教科書(註2)」,裡面有整理李醫師個人體驗跟臨床後的整理,關於為什麼人會覺得「花精沒有效」說明,讓筆者覺得很有體悟,以下跟大家分享,希望能讓您對「沒有效」的判定有更深一層的了解。


(1) 不敢面對自己的問題
 

很多人熱心推薦親友使用花精,但自己卻不去進行自我療癒的工作。有些人認為自己心情很好沒有問題,有些人卻是不敢面對自己的問題而隱藏起來,有些人甚至覺得是別人的錯所造成的,只要用花精來改造別人就可解決事情了。但他們卻從沒想過: 為什麼自己心靈會受苦?為什麼活得不快樂?為什麼百病叢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