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5日 星期二

英國Bach花精BIEP三階花詢師之路





©文:惟惟  圖:ChihPeng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轉載請註明來源




2011年在一次西藏旅行中接觸了花精。


        原由,當我們團員正朝向5039公尺卡若拉山脈時,身邊旅友突然有高山症反應,在不舒服的情況下她拿起一瓶東西往嘴裡滴呀滴,我好奇地問那是什麼? 夥伴只淡淡跟我說那是花精。當時我也不知道是什麼也沒有繼續追問,但我就記下這個名詞。回來許久之後,2012年2月在用電腦時突然’’花精’’這個名詞從我的腦海中跳出,我也就順手查了一下資料,在不太了解的狀況下我看了當月有英國巴哈花精BIEP教育訓練(備註1)的一階的課程,為了想了解就報了名,不知從此開啟我對巴哈花精的興趣,而一路上到三階課程。


        第一階課程我帶著完全不知道的心態去學習花精,但上課的學員好像都是有使用過且都有些了解,我就像一張大白紙去認識巴哈花精的世界。在一階課程裡我知到巴哈醫生建立這套花精系統的理念,是{治療個人而不是疾病;處理起因而非結果},這個訊息我接收到了,在認同中我更積極去知道花精的原理,在一階裡我認識38種花精也知道對應的情緒,一階完後我立即買了整套花精,去讓身邊的患者、親朋好友使用,但難免新手上路有些狀況並沒有好好地掌握到,有時使用後情緒漸漸有好,有時並未改善,讓我有些疑惑。在使用一陣子三個月後,我又參加了二階課程,在二階課程裡我學習判別應用上容易混淆的花精,遠從日本來教學的Saodah老師(備註2)經個案的分析釐清很多的不正確觀念,讓我精確的知道花精的運用,我理解到一件事,花精幫助一個人整體的平衡,使人在失衡中重拾力量與能力,進而在本身的自然療癒過程中去對抗不健康的身心靈,花精不是治療而是一個支持性是一種媒介讓自己自癒。




    畢竟是參加花精應用師訓練,二階課程結束後,從中我花了不少時間去認識各式各樣的花精系統,也買了輔助用具如花卡,不斷的找個案練習,過了六個月後我信心滿滿的參與了三階的課程。


         三階課程裡學習花精類型與情緒反應,和人格特性的比較細膩度更高,除了要熟知花精的適用與背景,主要是應用師的心態就是課程所強調的品質,須具備三樣心態同理心、誠心、接納心,在巴哈系統中一直強調諮詢的方式,在課程中Saodah老師也不斷講出親身諮詢的案例讓同學做分析練習,所以在我們運用花卡或結合其他的自然療法都不是巴哈醫生的原意。而在三階裡還有一個重點主要是花詢師的提問與聆聽技巧,巴哈認為我們只是一個傾聽者,透過顧客的陳述我們給予花精的支持。花精是溫和的療癒方式給顧客另一種能量平衡自我,我們不是治療者、醫生、心理師,我們只是花詢師有一定的責任範圍,其實這也是我上了三階課程才真正知道花詢師的角色定位。
  

        花詢師不外乎就是要有很好諮詢的經驗值,讓自己判斷越來越精準,透過對花精的專業,讓需要得到幫助的顧客達到情緒平衡,而可以繼續讓人生無負面情緒的干擾下繼續往前行,願在這花精的世界裡可以幫助更多朋友。



備註1:
Bach中心與全球總經銷Nelsons聯合創立了“BIEP”,原文是「Bach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Programme(Bach花精國際教育計劃)」,本課程為真正始自英國Bach中心授權的教育系統,與世界各地同步的訓練,

備註2:
Saodah老師(林 サオダ)是日本1994年第一批到英國Bach center學習花精的日本人,現在為日本巴哈花精研究會的代表理事與三階老師; 因台灣沒有三老師因此都是請Saodah老師蒞臨台灣教學。


參考資訊
台灣課程網頁 http://www.bachflower.com.tw/international/international01.html
英國Bach Centre教育網頁 http://www.bachcentre.com/found/index.php
日本バッチホリスティック研究会  http://www.bachflower.gr.jp/

作者簡介:
專業整復師,目前在哈爾濱進修中醫博士,2013年將完成英國巴哈中心三階課程邁向專業花精諮詢師。聯絡Email: tong_wei198125@yahoo.com.tw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