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31日 星期三

巴哈讀書會報導:花精,人類發展與心靈 (2) 人生方向與進化



文:Jharna,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歡迎分享請註明來源



書目Bloom: Using Flower Essences for Personal Development and Spiritual Growth 
2016年由橡樹林出版中文書(點此)


前言與本書簡介

本場讀書會經過一個月吉普賽加孟母風格三遷台北市區,終於找到民權西路捷運站旁一個優雅場所,做為這本美麗花露水封面的書的討論安身之處 ,也因此可以公開邀請花友們參與分享與旁聽,歡迎參考臉書花王國facebook的活動資訊。


而關於Bloom這本書,作者是英國巴哈中心主任Stefan Ball,他在本書以巴哈七個情緒組為主軸,卻再加以更深廣的詮釋,每一章節的前篇說明當今人類社會、政治與環境問題,以及巴哈醫師哲學觀,後篇則是針對每一組的個別花精來探討,適合已熟悉38巴哈花精的學習者再進修的好資源!



讀書會當天剛好偶遇花友生日,燭光與花蛋糕中分享花精心情


前篇:人生方向與進化

在討論這一組不確定情緒組6個花之前,作者Stefan先是以達爾文的進化論為基準點,來闡述西醫醫學(orthodox medicine)對於腦部系統的生理性研究,以藥物和分析去壓抑並貶低情緒與人的互動,而Stefan認為對情緒的覺察與平衡,相對於制止或模糊應是更好的方法。


他在裡面舉了許多巴哈醫師的例子,如何將運用情緒作為進化的方式?


首先,情緒是進化過程中必須有要扮演的角色,進化是一種靈性發展過程而非只是目的。人在世界可分為兩個層次,ㄧ是血肉之軀,另一外則是靈性本我(spitirula self)或高我(higher self),透過這個人的化身展現的身體與個性,高我是先驗存在也是完美表現,而地球上的個性與身體,就是去協助高我完成這段過程。


因此,巴哈醫師認為(其書Heal Thyself中帶出的概念),人要快樂,就必須發展成長自己的靈魂的方向,那個方向是能滿足高我的目標,才能帶給人喜悅。這種過程並非突然開悟,而是不斷動態且活生生的前進著。當人有了疾病,就是高我發出的訊息,告訴我們走錯了方向。每個人來到世上有自己需要發展的獨特的德性(virtue),好能轉化自私與慾望,這樣的過程可能是緩慢地有時候會往前甚至停滯。所以當我們有負面情緒時,這些不好的感覺正是幫助我們去辨識出自己該走的方向,花精在這個過程可以幫助自己開發並拓展對高我訊息的了解,ㄧ旦開始學習、接受、清楚的思維、穩定、開發內在力量並且在生命中感覺安穩,那就是與高我連接的路上了。


在這樣進化的路上,有6朵花可以幫助我們釐清方向並且行動。

decide what: Wild Oat 選擇什麼:野燕麥
decide how: Scelranthus 決定如何做:線球草
trust your judgement: Cerato 信任自己的判斷:水蕨
choose to start: Hornbeam 選擇開始做:角樹
overcome obstacles: Gentian 克服障礙:龍膽
choose hope: Gorse 選擇希望:荊豆




Sow an act, and you reap a habit.

Sow a habit, and you reap a character.

Sow a character, and you reap a destiny.

-Charles Reade, 19th writer and dramatist

(書中前言時的引句, page 37)

後篇:確定與不確定的6個花精

1. decide what: Wild Oat 選擇什麼:野燕麥

農業角度來看,種植野燕麥是錯誤的決定且低產值的,暗示著花費年輕的能量過著奔放狂鬧的生活,而這是每個人都可能經歷的過程,在安穩與有了更多經驗之後,人就能妥善規劃了成年的生活了嗎? 巴哈醫師選擇學名Bromus ramosus這個植物來做為花精,但它並不是真正的燕麥而是路邊的野草,巴哈醫師借用了野燕麥的譬喻來說明這樣的生命狀況。


負面的野燕麥狀況,人知道自己想做些什麼卻無法下定決心,他們會嘗試很多卻更感疲倦也無法得到滿足,對各種工作、不同宗教、生活方式或哲學觀等,總覺得不太對勁。此花精可幫助人找到自己真正的路途。野燕麥是巴哈花精系統的核心,是人能夠快樂與滿足的關鍵。




2. decide how: Scelranthus 決定如何做:線球草


人在做決定的時候,其實是無意識地判斷,然後再用意識去解釋與評估。但有時候人會游移在選擇之間。線球草的負面狀況就是人會卡在意識的擺盪中,不一定卡在兩個選擇、也可能是兩個以上的之間無法決定。此花能夠幫助人順暢地且直覺地做出對的選擇,引向更高且更有意義的目標,減少不需要的不安的擺盪過程。內文以婚姻來舉例,若一女性不知道該嫁給Tom或Roger,但她想要一個好婚姻的目標是很清楚的,只是不曉得哪個人比較好,這時可用線球草。倘若她不清楚是婚姻還是其他哪種方式可以滿足自己,此時就是野燕麥的狀況。



3. trust your judgement: Cerato 信任自己的判斷:水蕨


作者Stefan以落入水中隨波逐流而後成長的橡實、魚卵做為例子,說明年輕的生命會自己找到方向然後長大,這正是回應著巴哈醫師這段話,指出人只要回到自己內在的智慧就能找到真實:


We need so much to come back to the knowledge

that within ourselves lies all truth.

To remember that we need seek no advice,

no teaching but from within.




巴哈醫師相信要去找野生植物來做為療癒的方法,人類不用去"創造出"療癒者而自然就能提供這樣的療癒了。但是為什麼巴哈醫師會選擇學名Ceratostigma willmottiana這樣的不易在英國野地生長的植物來做花精呢?水蕨在當時是只被少數人培育的植物,但巴哈選擇它也是相映水蕨的特質,因為負面的水蕨表示人即使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但會自我懷疑且去詢問他人的建議,水蕨人會去問很多問題,去嘗試其它取代的可能性,以及各種人對這樣事情的反應與回應,一陣子下來此就會聽不見自己的內在聲音了!


巴哈醫師的助手Nora Weeks在諮詢的時候,總是會碰到許多水蕨人要求指引,她總是跟對方說:「我可以幫妳挑選花精,但我不能幫妳過生活,妳必須自己決定!」巴哈最後還是保持他對水蕨的決定,並沒有取消水蕨花精,而在1935年他的研究結束後也可證明這真的是穩靠的療癒之花。


4. choose to start: Hornbeam 選擇開始做:角樹


角樹狀態是當人彷彿在早晨開始時感覺到的疲倦,那是一種心智的疲累而非身體上的,此花可以幫助人點燃那初始的火花。巴哈醫師說:「沒有人會接收到做不到的任務」,但有時人會想要拖延-明天再做吧!先看個電視...此時角樹就是那個火花,幫助人信任自己能夠面對課題的能力,這個花也被通認為是周一症候群的花精(Monday morning),有時候也可在通宵派對後可處理那種沉頓感。




5. overcome obstacles: Gentian 克服障礙:龍膽

6. choose hope: Gorse 選擇希望:荊豆



龍膽跟荊豆放在一起說明,在本書中是在當人遇到困境後的反應應當如何,此時兩朵花是很好的對照組。Stefan用了投履歷的例子來說明:

同樣都正在找工作的Sarah和Bob,他們兩個投了履歷卻都被拒絕了,此時Sarah的態度是認清事實,然後查看哪裡出錯了,是不是可以改善她表達的方式,或者她應該重新撰寫履歷,還是她應該思考尋找其他類的工作,Sarah將這失敗與自己分開來並且讓自己改善下一步。然而對Bob而言,他覺得被拒絕就是挫折,就好像是生命的模式,他對自己的失敗很失望,也無法如Sarah那樣去做些什麼,Bob停止嘗試還不斷送履歷出去,卻都是些不適合自己的公司,這樣的過程增強了他對自己悲觀且對明日缺乏信心的信念。


作者Stefan總結的說,Sarah認為這些只是一種暫時的感覺,她將情緒階段與自己分開而且相信自己可以面對。但是Bob把這樣的失望卻變成了習性(habit),他認為是難以克服的,他自己就是的問題且無法面對它。Sarah覺得自己只是運氣不好,而Bob卻是選擇了要如此失落。Sarah和Bob的例子就可說明龍膽與荊豆的差別。


正面的龍膽會將失敗視為學習的機會,沒有失敗就無法檢視自己的力量、再次確認一下路途是否正確,就像巴哈醫師當初在某年七月Oxfordshire看到龍膽,卻輾轉在各地仍找不到適當的時機做成花精,終於在九月後才在Kent的山坡製作成功。龍膽花精就就是幫助人重新連結內在正向的光芒,所謂的失敗只是更多學習與往前走的機會。


然而,荊豆的狀況,卻是已經放棄且沒有希望了,這是一種自己選擇悲觀的狀態,只看到失望而不見希望和機會,這是一種自己預言壞事的狀態。生命可以是正向且選擇不斷嘗試,選擇希望之光,選擇荊豆來幫助自己。



第一章筆記參考連結:花精,人類發展與心靈 (1) 勇氣 ***


下次8/13主題是第三章節的花精與信念(前篇),內容有東西方的幾大宗教與哲學系統與巴哈醫師哲學的相對說明,後篇的花則有Agrimony, Centaury, Walnut,Holly。固定場地確定了,歡迎旁聽的朋友參加,每次場地費200元,歡迎參考臉書花王國facebook的活動資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