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3日 星期三

北美花精讀書會報導:碰觸靈魂(下)




讀書會閱讀書目

Patiricia (1998) Touching the Soul : Using Flower Essence for Massage and Body work Therapy,

圖文:Jharna,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歡迎分享請註明來源


前言

在碰觸靈魂一書上篇讀書會中,參加者首先以體驗北美花精精油為開始,然後大家紛紛討論著身體與花精互動的狀況。在本次(下篇)的讀書會中,則是比較仔細的分別出將近四十個北美花精(與幾個巴哈花精)如何運用在身體的不同部位包括心肺、胃、頭、四肢等部位的症狀,作者Patrica更在最後一章提醒身體工作者與按摩師要自我保養與保護,也是參加者分別在個案與工作要注意的部分,每位參加者面對個案用於保護自己的花精都不同呢!





作者Patrica在本書分享了許多各地治療師回饋使用花精的方式,包括:


(1)直接從處方瓶滴出花精原液在皮膚上,
(2)有些人會稀釋花精到小瓶裝乳液或可攜式精油,
(3)有些治療師做成噴霧瓶噴灑在身體周圍,
(4)或只是握著未開封的花精在手中或放在身體上。
(5)還有一個重要的方式就是濕敷(compress) ,或者用沐浴的方式。


以下是節錄本書幾種局部運用在身體部位的例子:

1、針對外觀醜惡的感覺


粉紅猴子花(PinkMonkeyflower)與Pretty Face可幫助遭受毀容、體重過重過輕或曾經遭受虐待對身體羞愧的人,可加入酸蘋果(Crab Apple)放入乳霜中用臉上有斑點、傷疤或相關症狀之處。




2、身體傷痕處

山金車(Arnica)可幫助細胞組織本身的重建,此花可使幫助任何因受傷、創傷或手術而關閉了身體覺察的人。另外還有巴哈花精的伯利恆之星(Star of Bethlehem),可一起用來處理驚嚇與創傷,特別對傷痕組織有效。


3、心肺處

茶聖(Yerba santa)有助於人去解除深層並充塞在肺部的情緒痛苦和憂傷,若人有失眠或不安狀態時可加入在乳液並按摩心肺區。琉璃苣(Borage)可幫助人分解悲傷和沉重之心。巴哈花精中的冬青(Holly),是很廣泛用途的花精,用於心之處特別有效,幫助人療癒嫉妒、羨慕、競爭、憤怒這些鎖住自然愛與包容感的活力。加州野玫瑰(California Wild rose)可幫助人展開愛與服務,可處理冷漠、退縮和痛苦的,可特別用在囟門、心和腳的區域幫助身心靈三位一體的平衡。


4、女性補品

所有百合的花對女性系統非常好的補品,可搭配做成複方並局部用在腹部、骨盆、乳房或再生殖區域。其中重要的例如蝴蝶百合(Mariposa Lily)療癒與母性滋養有關的創傷。老虎百合(Tiger Lily)幫助更年期的平衡。黃褐百合(Fawn Lily)處理因冷凍情緒而封閉的性慾等等女性相關器官與議題在身心靈矛盾中所造成的障礙。


5 嘴部與下巴


巴哈花精的龍芽草(Agrimony)對處理情緒盔甲或情緒阻塞是很重要的,特別幫助有 TMJ(顳顎關節問題)問題的人。而金魚草(Snapdragon)則是給下巴和頸部表現出大量緊張的人,此人會有咬牙或下巴關節問題,而這樣的症狀事實上是與氣憤、責罵或壓抑憤怒有關。


6. 胃腹部


洋甘菊(Chamomile) 胃部和太陽神經叢區有關聯,尤其可平撫兒童的起伏情緒,對女性的PMS(經前症候群)也有效。猩紅猴子花(Scarlet Monkeyflower)給想抓著憤怒或壓抑情緒的人,這樣的人通常會導致胃潰瘍或其它消化問題特別是在肝臟、膽囊和胃部。


7.頭或四肢處


迷迭香(Rosemary)給那些過度靈性化而與身體失聯的人,或者給需要溫暖和活力的老人家,可用於腳和前額處。玉米(Core)讓人的腳與地球連結,尤其當人生活在擁擠的都市,總是走在水泥地或其它人工鋪面上,或住在高層公寓,此花精可混合在乳液或可精油中按摩腳部。







最後一章則是特別提到治療師們如何保護自己的方法,現場請參與者挑選當下喜歡的花卡,一邊也練習這些花卡所帶來的保養策略,接下來是當日參加者所挑出來的花精,也許給參加者還有各位花友一些改變工作模式的想法呢!


YES西洋耆家族花精複方是被各種療癒師最常用的,特別是要與人直接接觸的身體工作者,工作中人的能量場可能容易受到影響,因此有些治療師會將將此複方噴在房間中或另外服用,也可將手浸泡在花精水中,來抵消透過手而滲透來他人的情緒。


星星鬱金香(Star Tulip)可幫助療癒師去建立起強烈的心靈覺察之流,讓自己且對個案有直覺的觀察。黃色星星鬱金香(Yellow Star Tulip)則促進與治療師與個案的心靈感應,能夠發展並維持細微的療癒力量。


巴哈花精中的鳳仙花(Impatience)幫助注重療程進度和規劃的治療師,在面對困難個案時,將沒耐心的狀況轉為跟隨時間之流。矢車菊(Centaury)對治療師是非常好的花精,當她們服務過度而困擾時要學習說”不”,在療程中建立界限也能更有效率。


在療程中,治療師有時也需要面對自己的課題,可用以下花精來協助自己:


女士的披肩(Lady’s Mantle)是北美花精中很特別用於收集露水的植物,研究鍊金術的治療師們都說這個花精可幫助治療師維持與療癒深層之源(地球)的真正連結。自癒花(Self Heal)幫助治療師與自己的內在力量接觸,並對自己個人療癒議題負起責任。鹿刷尾草(Deerbrush)讓療癒師與工作真正動機連結,了解到動機超越了金錢或社會地位。百日菊(Zinnia)幫助經常面對痛苦個案的治療師,去培養初幽默感和療程中的輕快真意。


在本書最後,提到一位在夏威夷的顱薦骨按摩治療師Ahlgren,他認為人在出生時是整體的,人有一面鏡子可以看見自己,但在生活的創傷而使得鏡子有了破痕,最後人只能看到自己的碎片。花精,就是用來幫助人在鏡子上重新浮現這些回憶,因此人們又能看到那個整體的畫面,花精幫助我們回到本性(One Self),反照出人類精神的美麗。而"碰觸"喚醒了人們去覺察彼我的邊界,詩人Novalis曾說:「碰觸是兩方的分離與連結」,人類需要用碰觸來由進入身體覺察的生命,才能理解人類和靈性的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