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20日 星期四

2018年台日交流(1) 震後救災花精分享會


在台北的交流會、陰陽五行與花精課程之後,花精之友帶著惠美老師特別來到二月震後的花蓮,這場在花蓮的公益交流會,是因惠美老師想回饋311台灣對日本的溫情,就一起來到花蓮、分享她在2016年日本熊本地震後參與心靈救災的經驗。




日本的救災經驗

惠美老師雖然在 311震後有前往避難所,但當時只有一人的力量很難長期協助災民,她發現許多救難隊志工,在出發前往福島是沒有心理準備的。老師提到一位花精師的經驗,在其家人前往災區擔任遺體運送工作出發之前,先在志工制服中塞了兩瓶急救花精。

2016年的熊本地震,惠美老師有緣已認識當地森林復育的老朋友,震後連接到一位熊本的草藥師,草藥師想知道如何在災區使用花精。這位草藥師先在避難所手製了日本當地植物的「香包」分送給災民,先用香氣穩定大家。




因這位熊本的草藥師分享,惠美老師得知當地許多小孩不敢在家睡,都改在車上才能安眠,以及志工團的團長、負責聆聽災民心聲的志工們,也都需要心靈救災的協助。老師先是向日本花精代理商請求無料的急救花精,至今也持續提供後續的災後情緒支援並搭配花精。

惠美老師曾與熊本草藥師一起在熊本舉辦幾場活動,第一場給年輕的媽媽與孩子共同參加,她引領親子一起運用花精+按摩油,互相安撫心情,因為親子互信的關係,媽媽的情緒穩定下來,孩子也跟著安定,舒緩了每晚無法睡眠的災後困境。


第二場是給震後流浪犬的志工,第三場則是對當地的療癒師們、護士們介紹花精。惠美老師除了運用上述「花精按摩油」的方式,也會搭配「花精噴霧」與「花卡」,讓災民運用圖像直覺選出花精,搭配後帶回家使用。



地震後的情緒狀態


在分享會中來不及提到,而是主持人在火車上與惠美老師討論,在震後現場觀察的主要需要協助的情緒為何?惠美老師說到她的經驗歸納是:驚嚇、羞愧與憤怒

「驚嚇」是突發地震所帶來的震撼,可能還會將隱藏很久的心裡議題同樣帶出來。在初始的驚嚇都是需要用到「急救花精」,但之後每人會開始有不同的情緒,此時需要當地的療癒師持續協助。


「羞愧」的部分特別是其他家人過世的倖存災民的議題。「憤怒」的出現,日本的狀況是集體災民對政府重建與分配款爭論時特別嚴重,還會交雜其他區域對災區的歧視(尤其福島地震有牽涉到核災)。惠美老師還分享許多細節,在311大地震後日本整體社會人心的巨大變化,不僅是災區的家鄉復原,還牽涉到日本經濟、發電模式、永續經營與救援款分配等...至今仍是有相當大的爭論。


花蓮經驗分享

二月花蓮地震的時候, 花精之友也有提供鳳林與「佩蒂宅兩位花蓮的朋友救災花精,一組救災花精多數提供給當地心理師團隊。而佩蒂宅的Patty老師也後續分享到當時的發送救災花精經驗,四十多位朋友前來索取花精糖球與花精,即使還不知道什麼是花精的受災朋友,用了都有立即舒緩鎮靜的好處。


曾經一位花蓮當地人,騎車經過倒下建物已成為停車場的現場,回家就開始身體不適、有煞到的樣子,家人就來向Patty老師索取花精糖球幾顆,立即隔天就恢復正常了呢。



花蓮花精皂


在白天勘查場地的時候,惠美老師很驚訝經銷夥伴「佩蒂宅」竟然在台灣製作著多款的巴哈花精手工肥皂,每塊都是Patty親手用心製作,用上花蓮當地紅葉溫泉水、嚴選代理的精油品牌,以及十多年研究巴哈花精的深刻理解。花精皂都有放入Rescue急救花精,加入單方配成不同主題。

惠美老師活動前先買了不少肥皂伴手禮,準備帶回東京分送多位日本花精師,她感覺像在台灣挖到寶一樣,細心包好放入行李中,還不斷疑惑怎麼日本沒有人做呢!





惠美老師希望每到一個新地點,都要跟當地神祇打聲招呼,在台北就先去了龍山寺,Patty老闆突然說起花蓮的吉安慶修院,作為台灣與日本過去至今的連結,花精學旅團友與惠美老師一起參拜,在清涼的殿內討論日本空間設計中的陰陽議題,惠美老師真是處處在學習與觀察呢!


惠美老師觀察到她在台灣處處都可以開懷大笑,與在東京時總是要優雅有禮截然不同,也對台灣人們總是問她:「老師還想吃什麼嗎?」感到很有趣,受到台灣人很愛以美食招待的熱情、也很注重物質溫飽的一面,這點觀察又可以跟陰陽五行這篇心得有關了:)




台日交流(2) 陰陽五行與花精
台日交流(3) 花精三場主題:淨化、人際關係與經濟情勢

惠美老師的東京工作室網頁點此
惠美老師FB粉絲頁點此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