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8日 星期日

台日交流 (4) 長照與照顧者的日本經驗


花精之友主持人2018年11月特別請來第二位花精師朋友Rieko老師,來到台灣分享她學習與運用花精13年多的經驗,Rieko老師因為有社工師的身分,多年在家看護失智母親使用花精的經驗,現在也在教學花精、老年預防與精油等課程。


日本與台灣的高齡化



Rieko老師在台北交流會的講義上,先是提到日本高齡化的嚴峻:2035年時,日本每3人中就會有1人65歲以上老人,並且老人失智症(うち認知症),到了2025年時,每5人中就會有1人。

根據台灣內政部的資料,2018年3月的
人口比率,7個人中就有1個是老人,國發會資料提到在2065年,將是每10人中約4位是65歲以上老年人口。高齡化是台灣與日本等幾個國家的社會,必須面對的狀況。


面對高齡化的應用經驗

Rieko老師以資料與親身經驗分享,一旦罹患老年失智,可能的症狀:迷失方向、失語等、暴力、失眠等情況,對於在身邊的照護者,要面對處理各式各樣症狀是會非常困擾的,特別是「早晚時序顛倒」部分,在Rieko老師照顧母親過程中,失眠曾經是她最辛苦的部份,她運用芳療來緩解這個部分,再加上花精來舒緩自己的情緒,讓她之後在照護家人過程中,是變得輕鬆許多。

主持人也有追問日本政府在長照的政策協助,例如可以申請日間或夜間協助,這部分各位可參考台灣「在宅醫療」的相關資訊。

***

Rieko老師也引用日本幾位對老人失智症研究的醫師,推薦了幾款預防的精油,但也提到一旦罹患失智而失去嗅覺,就不是這幾種預防方式可以處理的了。

Rieko老師以她自身經驗來看,雖然會很想幫助病人,但是失智者本身很難回報花精或精油的效果,目前還難以看到有統計資料出現。但是,她認為花精應該特別用於於協助「照護者」的身心安穩,在疲倦與陪著病人日夜顛倒中獲得喘息。日本也有許多照護者與病人因絕望而一起自殺的案例,Rieko老師目前在推廣的高齡照護課程,就希望能針對照護者部分能有些貢獻。

照護者通常很難有時間出來參加課程,若是一對一的個案,Rieko老師經驗發現,療癒師需要招架累積很久、對生病家人或家族的不滿與憤怒的情緒,需要處理的時間會相對更久。也許最好的方式是以「支援團體」搭配療癒師這樣的推廣,這是她今後要調整教學與推廣的方向之一。

以下幾種是交流會中來不及聊到,主持人在路上跟Rieko老師討論的「照顧者情緒」的對應花精建議:


*體力:橄欖花精(巴哈)、野橄欖花精(非洲)

*沒耐性:鳳仙花(巴哈)

*面臨父母親與家庭創傷:伯利恆之星(巴哈)、硬梨樹(非洲)、滋養母性(美國)、智慧男人煉丹(美國)


*與手足分工照護不平時:冬青(巴哈)、糖果屋原型(美國)


最後分享Rieko老師提到四年前曾經預言她會來到台灣教學花精的的風水旅行經驗(點此link日本語文章),以及這次在台灣交流會的心得(點此link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